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VR十大误区:眼睛离屏幕那么近会不会瞎啊

发布时间:VR十大误区:眼睛离屏幕那么近会不会瞎啊

  睛虽然离屏幕是很近, 但是并不是聚焦在近距离上, 因为有凸透镜的存在, 你看的是几米甚至上百米远的东西。

  我们算是国内第一批做VR(虚拟现实)游戏的团队了, 基本上都是一路踩着坑过来的, 也从侧面说明了目前VR游戏的不成熟。 但是, 得益于大公司的资源, 机会和合作关系优势, 我们能在第一时间获得前沿的资料, 并可以体验到最新的一些硬件原型。 所以, 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 相对于其他人会了解的更深入一些。 不过最近我们发现, 大众(甚至是做游戏开发的同事)对于VR的了解还是相当有限的, 甚至还有一些误解, 我觉得有必要总结分析一下, 让大家能够更清楚的认识虚拟现实游戏, 并去接受它。

  现在的VR市场火热我承认是有一部分概念炒作的因素推动, 但前提是VR在技术上的确已经有了突破, 达到了民用级别的体验。 一方面是OLED液晶屏的技术发展让体积和分辨率可以让人满意, 另外一方面是各种传感器和软件优化把延迟降低到了不可察觉的程度。 虽然SONY在几年前就推出过三代的头显, 但这个与现在我们所说的VR是不一样的。 我们所说的VR(显示器), 相对于过去, 不仅仅是像3D电影般的体验, 而是加入了360度无死角的自由视野, 从而带来了身临其境的沉浸感。 这份”沉浸感”, 很难通过语言去描述, 只有真正去体验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美妙。

  很多人都会问, Oculus和Cardboard都是VR, 为什么价格差了上百倍? Cardboard(包括国产的各种塑料版本)能够提供基础的VR体验: 3D, 环绕, 沉浸感。 但是, 很多人体验过后就不会再有动力进行再体验了, 为什么呢? 因为它的体验不够好。 一方面, 手机VR受限于机能的限制, 只能展示一些非常简单的画面, 完全达不到”现实”或以假乱真的程度; 另一方面, 由于手机VR的转头是依赖手机的陀螺仪进行计算的, 延迟非常大, 再加上手机屏幕本身的刷新率和延迟, 造成了转头时画面无法及时更新到正确的位置上。 这不但破坏了VR的沉浸感, 甚至会对身体造成不适。 之前我翻译的几篇文章已经明确说过, 要想达到良好的VR体验, 延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 必须在20ms以下, Oculus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优化工作。 目前的手机VR方案, 除了GearVR没有一个达标, 所以, 基于手机的Cardboard(或XX镜)并不能代表现阶段的VR技术和体验, 有机会还是要尝试Oculus/Vive/PSVR。

  事实上, 经过良好的工业设计, 近视眼是可以在戴眼镜的同时佩戴VR显示器的。 我个人就是个近视眼, 天天带着Oculus DK2做开发, 并没有什么不方便, 比去电影院看IMAX3D戴两层眼镜强多了。 不过, 有些头显的设计的确对近视眼镜考虑不太好, 如HTC Vive, GearVR, 以及国产的几个。 这方面SONY的PSVR做的最好, 佩戴舒适性相当不错, 再次证明了”索尼好”。

  每当有一个新事物出现时, 总有人想当然地以为对身体不好, 这就是像”照相机能摄魂”, “手机致脑癌”, “WIFI会流产”一样。 眼睛虽然离屏幕是很近, 但是并不是聚焦在近距离上, 因为有凸透镜的存在, 你看的是几米甚至上百米远的东西。 比起躺床上看手机来说, 眼睛受的伤害小的多。 如果非要挑一个可能对眼镜有负面作用的因素的话, 我想低刷新率才是值得关注的。 所以, 请不要长时间体验基于手机的VR产品, 因为它们的刷新率多数连60FPS都不到, 会导致视觉疲劳并引起晕动症。

  我在一开始接触VR时也是这么想的。 做为相对来说比较”核心”向的玩家, 对游戏的品质要求都比较高, 而VR最初只是换了个显示方式, 并没有带来新的玩法和体验。 但是, 我们也注意到, 各种VR周边的操作设备已经随着VR市场也火热起来, 比如跑步机, 体感控制器, 动作捕捉等。 其实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 在虚拟世界中还原”现实”的操作体验。 我们团队也在VR中尝试了各种像LeapMotion/RealSense/Hydra/Wiimote之类的设备, 最终把Kinect2与Oculus结合实现了一版还算满意的操作。 想像一下在虚拟世界中, 不但只能看, 还有身体和双手了, 可以抓, 扔, 拍, 打, 摸这其实才是VR带来的全新用户体验, 从游戏设计上也可以产生新的玩法。 所以, 良好的VR体验, 必需配合自然操作习惯的控制器, 这也是手机VR方案目前无法实现的。 从三大VR厂商的硬件路线看来, 目前大家的选择趋于统一: 双持控制器。 这算是在成本, 技术和体验之间的一个平衡点, 未来的游戏可以参考这个方向进行设计了。

  “晕动症”好像是伴随VR出现的一个新词, 大概的症状与晕车晕船差不多。 很多人在第一次体验VR后都会或多或少地出现一些症状, 这也造成了很多人的顾虑。 本质上来说, 我觉得导致它的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你没动, 但是看到的画面动了; 另一个是你动了, 但是画面没跟上。 晕车晕船的原因跟第一个因素也有直接关系, 所以在进行VR游戏设计的时候, 需要尽量避免被动的身体移动和转向。 这种情况导致的症状轻重, 跟个人体质有很大关系, 而且随着体验次数多了之后是可以减轻或消除的。 所以, 这个因素是可以通过游戏设计和体能训练消除掉的。 那另一个因素呢? 主要看硬件和软件的优化, 也就是延迟的优化。 所以, 在选购VR硬件和游戏时, 必须把延迟, FPS等做为首要的筛选标准, 那现阶段的手机VR产品几乎全军覆没了。

  我不是很认可这个观点, 因为它们的领域是不一样的。 对于游戏来说, 我们更喜欢虚拟的, 幻想的, 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 比如仙侠, 魔幻, 科幻, 二次元等, 这些是在现实世界中接触不到的东西, 是常人难以想像的。 所以, VR天生就是为游戏而生, 因为它可以带给我们从未有过的体验, 把幻想变成现实。 而AR(现实增强)的应用领域更广一些, 我想它更适合各种行业应用, 未来可以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目前的硬件技术来说, VR已经接近民用标准, 而AR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总的来说, 它们在技术上是非常相似的, 所以也有人提出”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的概念, 把它们当成同一种技术的不同应用也未尝不可。

  如果你体验的手机VR, 这个是硬件原因, 建议体验下Oculus。 如果你体验的是Oculus, 那要么是主机性能不够, 要么是游戏优化太差。 造成这个现像的原因本质上还是延迟, 硬件厂商给我们提供了足够低的延迟, 软件开发者也要给力才行。 通常VR显示器都有一个FPS的要求, 这个FPS是最高的FPS, 同时也是最低的FPS。 与传统游戏不同, 60FPS的游戏偶尔掉到30FPS也不会什么明显的体验差异, 但在VR游戏中, 低FPS直接导致转头时严重的拖影/残影现象, 进而引起身体的不适。 所以, VR游戏的体验差并不一定是头显的原因, 多数跟内容和显卡有关系。 以Oculus Rift消费版为例, 像素处理压力是主机游戏的7倍, 所以想要流畅地进行体验, 一块高端显卡是少不了的。

  DK2只是开发版, 并不能代表现有的硬件水平。 以明年(2016)的消费硬件为例, 分辨率提升到接近2k的水平, 像素密度已经不是影响体验的主要因素了。 虽然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到像素点, 但已经不会因为锯齿和纱窗效应让人出戏了。

  目前大家都认为在手游进入寒冬后,移动游戏面临着HTML5游戏和VR游戏两个发展方向,都在等待看谁压过谁。不过以我看来,两者的技术是可以互补,合流的。去年底,白鹭时代发布的Egret 3D引擎,内置了VR的SDK,可以输出VR游戏。鉴于现在VR消费平台还是太少,而纯粹的VR游戏开发成本相对较高。采用HTML5方式开发,通行于手机平台和VR设备,或许是未来新游戏的生存发家之道。

  总之, VR游戏在技术层面已经做好了准备, 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虽然在分辨率, 无线传输, 重量, 操作等方面还有改善空间, 但目前阶段已经真正可以提供大众可以接受的体验。 我们所要做的, 就是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去接受它。 2016, VR元年, 值得期待!

  随着Z世代消费人群的崛起和MR技术的进步,中国的虚拟偶像业务在近两年来迎来了井喷式发展。疫情期间虎牙满足用户需求,企划了“足不出户游世界”系列活动。从博物馆的《虚拟云游记》,到六一期间《神奇动物在长隆》的再次升级,运用虚拟+线°解锁长隆全视角,带你领略不一样的云旅游。 VR技术、虚拟偶像+真人同框硬核支撑如今二次元早已不再是小众亚文化,据数据显示,核心二次元用户稳定增长,今年达到0. 8 亿

  技术日臻成熟,大作加持,VR渐成娱乐升级首选。VR设备愈发受到游戏影视爱好者的欢迎,原因很简单:现实交互精准捕捉、全方位沉浸体验、“来自未来”的娱乐方式,加之《半衰期:Alyx》等精品VR大作的加持等等,VR的吸引力,越来越大。爱奇艺智能于今年 3 月发布的奇遇VR 2Pro体感游戏机一经面世就收获了广大玩家的青睐。今年618,奇遇VR不仅在京东与天猫双平台荣登VR品类销售榜首,新成员奇遇VR 2Pro更是获得了单品销售额第一的佳绩

  作为一种与真人IP截然不同的舶来品,虚拟偶像/虚拟IP靠着不会崩塌的亲民化人设、真实场景搭建下的陪伴式存在、粘性极强的用户互动等优势,满足了用户在现实场景中无法获得的情感需求,因此得以在国内养成了一批又一批稳定而忠诚的粉丝群体。而伴随着直播电商的火热风口,这些自带流量、有着强人设、稳固受众的虚拟偶像/虚拟IP也将目光聚焦到了这门生意上。

  近几年来,冷链物流开始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成为物流领域中的一块亿万蓝海。伴随着冷链物流热度的持续高涨,不少巨头公司在冷链上动作频频。 比如,中国顺丰和美国物流巨头夏晖宣布成立冷链物流合资公司;京东物流与中国国际货运航空开始了一项全球冷链物流体系建设合作;阿里巴巴的冷链物流版图上再添驯鹿冷链;分别背靠腾讯、阿里巴巴的O2O餐饮配送平台美团、饿了么也开始布局短途冷链。 其实早在2014年,由厦门万翔物流管理有

  众趣科技与上海中原再一次强强联手,助力上海中原全新上线VR带看,实现同屏互联,边聊边看的效果。 前情回顾: 中原地产 1993 年进入上海,于 1998 年成立了上海中原地产。作为中原集团旗下的分公司,上海中原地产深耕沪上楼市二十余载,共有员工近 10000 人,门店数近 500 家。作为沪上地产中介代理行业的引领者,上海中原以骄人业绩和出色表现奠定了举足轻重的行业地位。 去年上海中原与国内领先的3D实景扫描设备与服务供应商众?

  DoNews6月18日消息(记者 程梦玲)天眼查数据显示,6月15日,深圳比亚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该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刘晓亮,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无线电数据传输系统、智能消费设备、民用小型非载人无人机、航拍摄影设备及配件、手持式摄影设备、VR眼镜及其显示器和充电器的生产、研发和销售,由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为领裕国际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6月15日,深圳比亚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刘晓亮,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无线电数据传输系统、智能消费设备、民用小型非载人无人机、航拍摄影设备及配件、手持式摄影设备、VR眼镜及其显示器和充电器的生产、研发和销售。由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为领裕国际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2020 年 5 月 27 日上午 11 点, 2020 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巍巍珠峰,高耸入云,以世界第一高峰的姿态傲然于世,圣洁巍峨。圆周率科技作为本次登顶珠峰项目的VR设备提供方,携手新华社在雪域高原带你云游世界之巅,打破时间与空间限制,畅享手可摘星辰,云海观日出的沉浸式体验。史无前例,世界之巅5G+VR移动直播作为全球第一款登顶珠峰VR移动直播的专业8K全景相机,Pilot Era内置 9 轴陀螺仪和PilotSteady ?防抖技术

  6 月 7 日,“虚拟恋人服务”又火了一把,虚拟男友突然上热搜,这个原本属于小众的活动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引发了人们的广泛讨论。

  据国外媒体报道,高通表示,手机连接的5G VR/AR(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头显仍有望在 2020 年推出。

  微软小冰中有一个创造虚拟男友,很多人一开始是觉得好玩就添加了,但是想取消删除却不知道怎么办,下面就来为大家分享一下微软小冰虚拟男友取消教程。

  近日互联网上出现了一个“虚拟男友”的热议话题,这一原本小众群体中的词汇开始走入到大众视野中,那么虚拟男友是什么意思,在哪里可以找到虚拟男友呢,下面我们来了解下虚拟男友的具体含义吧。

  通过语音唤醒、了解关于企业的所有事件、智能多轮对话、唱歌跳舞变身都不在话下,AI时代,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和你共事的是真人还是虚拟人。相芯科技基于STA语音动画合成技术,打造智能大屏虚拟人解决方案,TA拥有企业的知识体系,能承担日常工作问询、迎宾讲解、娱乐互动等多种服务,成为企业的“头号虚拟员工”。虚拟员工,移动的企业百科全书企业的发展的历程是一个庞大的信息库,即使对于一个元老级的员工,也未必能够事无巨细?

  抖音小店能不能卖虚拟产品,比如电子书、游戏充值、花费等等,对于想要入驻抖音开通店铺的商家来说,一定有考虑卖虚拟产品的,这里我们来看下官方是怎么规定的吧。

  一般的家用摄像机需要云台才能实现大范围监控,而今天,小米有品上线了一款xiaovv智能全景摄像机,采用鱼眼镜头,做到了360全景VR视角+180超广角。xiaovv智能全景摄像机还支持语音对

  随着 90 后、 00 后崛起,逐渐成为当今社会的消费主体,年轻人所喜爱的二次元文化也不断进军主流文化市场。前段时间,继洛天依、楚天歌纷纷参与到直播带货中后,淘宝又宣布虚拟偶像鼻祖初音未来入驻淘宝人生,引起了广大用户的关注。随着直播电商行业的发展,不只是洛天依、初音未来,诸多虚拟偶像都开启了直播带货之路。

  近日,我们从国家专利局获得了一组小鹏可升降车顶的专利信息,虽然不比上《变形金刚》里的大黄蜂那样炫酷,但也让人们看到了它实用的一面。据悉,该设计旨在解决溜背造型轿车后排头部空间局促

  非主播机制、无正规劳务合同、平台大量抽成,虚拟陪伴式服务不仅为大量复合型人才找到出口,也让行业弊端开始显现。“怎么想到叫这种服务,小姐姐想男人了?”“小姐姐你声音好甜,不会是同行吧?”